姜萍萍微笑服务,打造“国门名片”。

 

    人间最美六月天,走进海南凤凰边防检查站的营区,几簇凤凰花树开得正艳,犹如一只只蝴蝶飞舞枝头。

  在不远处的凤凰国际机场出入境大厅,检查员们正在热情地为旅客送上无微不至的服务。当中有一位身材高挑、容貌靓丽的女检查员格外引人注目,她微笑如沐春风,手法轻巧快速,拿捏验讫章力度精准,加印油不浓不淡,不溢不漫,不缺不漏,每个章盖下去清晰完整,字体分明,毫无模糊发虚,业务娴熟的她就是南疆国门的“凤凰花”姜萍萍,就在5月,刚刚被公安部表彰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三尺检查台练就“火眼金睛”

  9年前的夏天,姜萍萍刚从军校毕业,被分配到凤凰边防检查站执勤二科,担任一名普通的检查员。

  身处国门一线,姜萍萍深知手中这枚小小验讫章的起落之间担负着守卫国门和促进交往的重任,自己的任何一丝疏忽都可能会给祖国利益带来巨大损失。因此她总是严格要求自己,抓紧时间钻研业务,反复研究伪假证件资料,虚心向老同志、证件识别能手学习,随身携带笔记本对所学业务知识进行整理思考、归纳总结,做到对各国证件防伪点了然于心,对验证程序、人证对照、偷渡新动向新手段等问题都能够熟练掌握。

  近年来,随着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26国免签、离岛免税等系列优惠政策落户三亚,从凤凰国际机场出入境的游客量倍增,边检任务异常繁重。姜萍萍和同事们的工作量也成倍增加,经常在检查台一坐就是几小时。机场大厅因结构设计而无法安装空调,检查员常常要冒着高温工作,换岗时几乎浑身湿透。

  机场出入境人员既多且杂,其中混杂着不少妄图蒙混过关的偷渡分子,这给边检工作带来了不小难度,小小的三尺检查台,就是检查员和偷渡分子斗智斗勇的前沿阵地。

  有一年正值劳动节,出入境旅客数量大幅增加。姜萍萍同往常一样,面带微笑为前往香港的旅客办理出境手续,此时一对男女旅客来到验证台前接受通关检查。在验证过程中,细心的她发现两人神情紧张,还不时东张西望,警觉的她立刻在脑海里浮现出三个字:“有问题!”她注意到,两人所持的护照都是因公普通护照,于是询问两人此行目的地,该男子使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费力地回答说要去柬埔寨金边,当她再次追问去那干什么时,这名旅客艰难地用手势和简单的词汇描述他不会讲中文。虽然两人的证件看似没问题,但她还是发现了疑点:持因公护照却不会讲中文,可疑的形迹显示这两人有偷渡嫌疑。凭着丰富的执勤经验和敏锐的观察力,她立即将这一情况向值班领导汇报。随后,经办案部门调查,现场另有两名同行旅客企图偷渡。最终,4人企图偷渡的幻想就此破灭。

  自担任检查员以来,姜萍萍先后查获违法违规人员21人次,实现连续工作七年零事故。

  热情服务打造“国门名片”

  待人真诚,爽朗爱笑……在同事们的眼里,这位山东女孩的真性情显露无遗。爱笑既是姜萍萍对待生活的态度,也是她对待每位旅客的礼仪之道。

  常常挂在嘴角的微笑,亲切自然,温暖而不张扬,然而这也要狠下一番功夫。刚入伍时,姜萍萍就经常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微笑,体会不同的笑容给人的感觉,还发动身边战友以旁观者的角度帮助体验,逐渐归纳出温情、亲情、热情三种微笑法,她甜美的微笑不仅让旅客切身感受到宾至如归的愉悦。

  “祝您生日快乐,旅途愉快!”一次入境检查中,姜萍萍在帮助一名70岁高龄的美国籍老人填写出入境卡片时,细心地发现当天恰巧是老人的生日,于是她用流利的外语真诚地向老人送上祝福,老人听后既惊喜又激动,连声道谢。细心、诚心、真心、热心,这是姜萍萍一直坚守的“四心”待客法。

  旅客满意度99%以上、业务实现“零差错”……无论是千里跋涉踏上中国国土的外籍旅客,还是依依不舍告别亲友前往异国他乡的中国公民,每当步入边检大厅,迎接他们的始终是姜萍萍那充满热情的温馨微笑和周到服务,这不仅赢得了中外旅客的满意度,更传递了中华文明之美,擦亮了中国这张靓丽名片!

  铿锵玫瑰亦当“女汉子”

  在工作中,姜萍萍是精通业务的岗位能手,而在生活里,她也是坚强的“女汉子”。

  姜萍萍的爱人陈兆鹰是三亚公安边防支队的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两人志同道合,恩爱有加,是同事们眼中公认的“模范双警家庭”。可幸福的背后,也有常人难以理解的酸楚。两人虽然工作在同一座城市,却因岗位的特殊性,很少有时间见面,哪怕周末一起逛逛街、看看电影也是奢望。与妻子相比,陈兆鹰更忙,更顾不上家,以至于“更换灯管,搬家布网线这些本该是老公干的活儿”,姜萍萍笑言也被自己全包了。

  笑归笑,理解归理解,可双警家庭的生活压力也是实实在在无法躲避的。

  姜萍萍至今清晰记得2010年那场迟来的婚礼。面对部队连续的紧急任务,他们三次推迟了婚期,把幸福的约定一再延迟。而姜萍萍却打趣道:“晚就晚点吧,反正他终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儿子刚生下来四个月,还未断奶就被送往山东老家抚养。纵使百般难舍,也放不下对军人这份职业的挚爱。姜萍萍送完儿子,转身就回到单位上班,当时她的产假还没休满。对姜萍萍而言,思念儿子是幸福也是折磨。那段时间,她最怕空闲,下了班总喜欢待在单位加班,转移注意力。

  到了年底,科里的同事帮姜萍萍代班,让她回老家看儿子。“我挺高兴地回去,结果儿子不认识我,我一抱他就哭,他一哭我也哭。”说着说着,姜萍萍眼圈就红了。陪了儿子仅仅7天,她又匆匆赶回单位值班。直到儿子快两岁才被接到身边,一家三口总算团聚。

  在旁人看来,姜萍萍完全不必这么辛苦纠结,她有条件做出看似更合理的选择:丈夫的父母在家经商,家人一直盼着儿子儿媳能回去继承家业,但是,夫妻俩都不舍得脱下这身军装。当兵13年,姜萍萍对穿过的军装爱护有加,全都洗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挂在衣柜里。在她心里,没有一种理由抵得上当军人的那份初心。“穿上军装不单单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使命和责任,我手中握着的不仅仅是一枚小小的印章,还有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信任与荣誉。

    (三亚日报 记者 汪慧珊 通讯员 陈奕樽 文/图

[责任编辑:王晓涉]